公瑾

在这里偷偷中二一下,嘘!没人看得到

好喜欢坐公交的时候
不用思考生死
不用思考未来该去往何方

好像很有道理

除了生死,你的不开心都是自己的价值观带来的

将军百战身名裂。向河梁、回头万里,故人长绝。易水萧萧西风冷,满座衣冠似雪。正壮士、悲歌未彻。啼鸟还知如许恨,料不啼清泪长啼血。谁共我,醉明月?

除非铃兰,不愿在你经过的路旁开放
否则,我不说
除非月光,不再在你温过的酒里徜徉
否则,我不说
除非手指,不能在你读过的书上旋转
否则,我不说
除非,你一眼就把我看穿
否则,我不说。

如果有来生
要做一棵树
站成永恒
没有悲欢的姿势
一半在尘土里安详
一半在风里飞扬
一半洒落阴凉
一半沐浴阳光。

若以三千发丝缠绕以血,祭剑
刀锋上会不会也有你的味道
你说呢?桂

【活久见】佛爷相亲记

张府

缓缓开进一辆黑色的凯迪拉克稳稳停在边门。拉开车门,只见来人风度翩翩,穿着藏蓝色的中山装,扣子一丝不苟的扣到顶,虽发色花白却掩盖不住眼中的神采奕奕。

不等仆人指引,老人驾轻就熟地往张府的内宅走去,一路上来人看见纷纷敬礼。
行至张启山的办公室门口看见正在办公的启山,副官刚要禀告,老人却示意副官不要打扰他:‘‘告诉启山,我在大厅等他。’’

快至晌午,张启山终于停下手来。副官赶紧上前去:“佛爷,老爷来了,在大厅等您。”

“什么时候来的?”张启山皱了皱眉,父亲已经很久没来了,不知道这次来所为何事,印象中自从掌握兵权后父亲就再没苛责过自己,但愿这次也如此。

“小半天了”副官心虚地看了佛爷一眼。他知道佛爷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父亲来他家,从不敢怠慢那个看起来和蔼可亲的老人。可是自己夹在中间也难做,忙补了句:“老爷吩咐不要打扰您的。”

“知道了”张启山整了整军服,大步迈向正厅。只见张老爷子半倚在檀木椅子上,悠闲自得地喝着茶☕。

“父亲”张启山立在一旁边,双手绷紧,紧贴裤腿。

“别这么拘束”张父拍了拍张启山的肩膀“其实我今天来的目的是想让你见一个小姐,看着你也快到成婚的年龄了……”

车上,副官总觉得八月的天格外的冷,看着佛爷一动不动,紧闭嘴唇就觉得慎得慌。这佛爷一向不近女色,别说逛窑子了,就连隔壁府上的大小姐也没正眼看过,如今老爷却见他去相亲那可真是戳中了他的死穴了。

一个急刹,车停了,副官赶忙跟着佛爷往前走去…

安德鲁不会寂寞

in 草地:

文 / Gearkey

安德鲁不会寂寞
一个人
一片天
他不寂寞

安德鲁不会寂寞
他有波涛和翻滚的云
龙卷风随之落寞

安德鲁不会寂寞
甲板点亮一盏灯、晃在眼前

嘘!他不懂寂寞。

---
2016.07.16

我与诗的关系💦

文|高村光太郎
译|清泉浅井

“对我而言,诗就是我的安全阀。” ☔